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武当山特区分所 > 武当山特区分所

男子赴婚宴喝酒过量不幸身亡 三个朋友被判赔18万多

 

    日前,张湾区法院开庭审理一起生命权纠纷案,赵丁(化名)在婚宴上因饮酒过量导致酒精中毒死亡,家属将赵丁的3名朋友告上法庭。法院经过调解,3名被告因延误救治,支付赵丁的家属精神赔偿金18万余元。
赴婚宴,喝酒过量不幸身亡
 
2011112142岁的赵丁早早起来,电话确认自己帮朋友曹某联系的一辆婚车是否到位。随后,他跟车参加了迎亲,快到中午,他受邀赴喜宴。
赵丁与曹某平日有业务往来,一来二去成了好朋友。当天,是曹某侄子的婚礼,赵丁不仅借到一辆奥迪车,给了曹某面子,而且酒席上也很懂礼数,喝酒很直爽。
等宴席结束,宾客渐渐散去,赵丁却醉得连站都站不稳了。
曹某和丈夫李某扶着赵丁,带到其停放在酒店停车场内的轿车上。随后,由李某驾车,离开了酒店。此时是1443分。
在车上,曹某问赵丁住哪儿,可醉酒的赵丁已经不省人事,问不出他家在哪里。于是,曹某打电话找到认识赵丁的孙某来接车,希望孙某能把赵丁送回家。
匆匆赶来的孙某也不知道赵丁住在哪里。孙某说不如将赵丁送到附近的宾馆休息一下,醒醒酒,这个提议得到曹某夫妇的同意。
李某将车交给孙某后离开,孙某和曹某将车开到武当路一宾馆,登记房间后,二人将赵丁抬入房间床上。此时是1534分。
随后,曹某有事离开,孙某留下来看护赵丁。
1648分,孙某发现赵丁尿床了。17时许,孙某发现赵丁的呼噜声变小。
1752分,苏某等人闻讯赶到宾馆,与孙某商量将赵丁送往医院,并找来同事付某帮忙。
189分,苏某拨打120急救电话。
1816分,医院的工作人员到达宾馆,对赵丁进行急救。
其间,武当路派出所民警和赵丁的妻子王某先后赶到现场,在王某的要求下,众人将赵丁送往太和医院。
1910分,赵丁被送入太和医院进行急救。22时,医生宣布赵丁抢救无效死亡。
两天后,经湖北医药学院法医司法鉴定所鉴定:赵丁系因急性酒精中毒致呼吸中枢麻痹而死亡。
 
家属状告死者朋友索赔45
 
正值壮年的赵丁生命戛然而止,这让年近七旬的父母痛心不已,妻子王某和年仅16岁的儿子更是悲痛欲绝。
事后,赵丁的家属找到邀请赵丁赴宴的曹某夫妇和负责照看赵丁的孙某,要求3人为赵丁的死负责,经过协商,始终没能达成和解。
同年12月,赵丁的父母、妻儿将涉及赵丁死亡一事的曹某、李某和孙某告上张湾区法院民事法庭。
在起诉书中,原告认为,赵丁出席婚宴,在曹某、李某等人的极力劝说下,饮酒过量致酒精中毒。曹某、李某、孙某没有及时将不省人事的赵丁送医,而是送入宾馆房间,直到下午6时许,发现赵丁呼吸暂停,才拨打120,送往医院,终因延误了最佳救治时间,导致死亡。被告对赵丁的死亡存在严重过错,要求被告连带赔偿死者家属医疗费、死亡赔偿金、被抚养人生活费、丧葬费、精神抚慰金等共计45万余元。
法庭上,3名被告辩称无过错
法院受理该案后,经过开庭审理,法官先后组织当事人进行了多次调解,终因原、被告分歧较大而没有结果。
法庭上,曹某否认自己曾劝说赵丁喝过量的酒,并称自己在合理限度范围内还尽到对赵丁的照顾义务。曹某还提出,赵丁患有冠心病、间质性肺炎、胃病等疾病,在出事当天早上,就看到赵丁的脸色不太好,当时他说头天喝了酒。曹某认为,赵丁是一个完全具有行为能力的人,明知自己患有多种疾病不能饮酒,也是导致其死亡的诱因。
曹某的丈夫李某也辩称自己无过错,自己会喝酒也没有劝赵丁喝酒,只是开车送了赵丁一段路程就离开了。
孙某也认为,赵丁醉酒跟自己无关,他只是接到曹某电话赶去帮忙,自己算是帮工,而独自留下照顾醉酒的赵丁,他只和曹某形成无偿委托代理合同关系,代理过程中,他认为对赵丁行使监护权的人不是自己而是曹某。
被告赔偿死者家属18万余元
 
法院基于事实,首先认为曹某、李某和孙某在本案中是特定义务人。
赵丁在婚宴上已呈高度醉酒状态且不能自控,此时已出现危险状态,作为朋友且在现场了解情况的被告曹某,应当承担对赵丁安全的合理注意义务。孙某接到曹某的电话后前来照顾,其行为是一种友好和善意行为,但当其接受了照顾责任后,面对赵丁酒后极不正常状态,同曹某、李某一样负有对赵丁安全的合理注意义务。
其次,法院认为,被告作为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,根据赵丁当时的状态,应当及时通过医疗救助的方式,对赵丁进行帮助,但3名被告却对通常情况下可预见的危险,疏忽大意,未采取合理措施,是导致赵丁死亡的原因之一。3名被告对赵丁的死亡后果均要承担一定的责任。
同时,法院认定,赵丁作为成年人,在饮酒时没有意识到饮酒过量的危险,对自身的死亡存在重大过错,应当承担主要责任。
3名被告的不作为行为,是对他人生命安危的冷漠,最终导致了赵丁死亡的悲剧,法院认为被告应当对赵丁的亲属予以精神赔偿。
日前,经过法院再次调解,这起案件达成和解,曹某、李某向死者家属支付12万余元,孙某支付6.5万余元。

更多